新闻中心

香港虎標:尋臨滄茶道之源 品港銷普洱時光


 
“普洱鐵觀音松濤烹雪醒詩夢;龍井碧螺春竹院彌香蕩濁塵”
        茶為國飲,傳承至今。幾近成為壹種儀式,與風飲和煦,與月飲清輝。但是對於喝香江水的港人,飲茶早已融入起居的生活元素。
 
        普洱茶產自雲南,墻內開花墻外香,在滇人視滇綠、滇紅為上品時,作為外銷的普洱卻為港人所珍視,香港引進普洱有百年歷史。各家茶樓將雲南引進的曬青普洱入倉陳放,多年後以舊藏普洱的面目呈給茶客。泡茶樓,啖壹盅兩件,飲靚普洱是老港式生活的縮影。1978年誕生的普洱熟茶,也是源自港商的定制需求。
 

 
        對於老港人來說,普洱茶就是壹尋常老友,賞花時喝茶,會友時喝茶,茶是壹種生活方式,落入尋常百姓家。每天同壹時間,夾著報紙趨入茶室,深咖色的木椅子,古舊的木吊扇,茶博士和企堂衣著講究,白色對襟唐裝襯上黑褲,和顏悅色拿著大水煲為客人添水。常供香片、六安、普洱、鐵觀音四款香茗,普洱最受茶客愛戴。
 
  和二三好友閑聊之間,對著繚繚茶香,見沸水發出噗噗聲,茶葉上下翻卷,便能聽見從壺口飄蕩出的詞句,那是泡茶人醞釀了壹冬的獨白,文火壹燒,生活就體現在每壹泡茶裏面,傳統掩蓋小瓷茶杯盛著上好的普洱茶,濃而不苦,滑喉。壹邊喝味濃而回甘的靚普洱,壹邊嘆壹盅兩件,有消滯的暢快感。
 
         亂世的米,盛世的茶。“夏有涼風冬有雪,春有百花秋有月,若無閑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”對港人來說,只要壹杯普洱在手,壹切煩惱煙消雲散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香港著名美食家、茶博土蔡瀾,1995年曾在《壹周刊》上發表過壹篇文章,名叫《普洱頌》。該文在闡述了香港人愛喝普洱茶緣由之後,筆鋒壹轉,如此寫道:“普洱茶已成為香港的文化,愛喝茶的人,到了歐美,數日不接觸普洱茶,渾身不舒服。我每次出門,必備普洱。吃完來壹杯,什麽鬼佬垃圾餐都能接受。移民到國外的人,懷念起香港,普洱好像是他們的親人,家中沒有茶葉的話,定跑到唐人街去喝上兩杯……。”有茶的地方就是故鄉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“如今,普洱茶已走入千家萬戶,但是名目繁多,大樹、古樹、山頭、產區、倉儲,各種概念層出不窮,亂花漸欲迷人眼,諸多紛繁中,卻丟失了本尊的味道,溯源的脈絡。讓我們回到八十年代的香港,體現港人精神的黃金年代,在茶肆林立的繁華中,壹睹港人鐘愛的靚普洱是何種味道。”傳承港銷茶精髓,再現港式茶樓雋永時光
           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普洱的生命是無限的,對於品牌而言,讓有限的時間去感悟無限的生命,才能體現出產品的價值。上品普洱無論表裏,務求滋味雋永,品味道地。虎標普洱茶傳承了港銷茶的雋永口味,在包裝設計上也賦予了道地的靈魂,將港式風情與港式普洱文化揮灑的淋漓盡致。今年,在被譽為“全球華人市場最頂尖設計獎項”、“設計界的金馬獎”的臺灣金點設計獎評選中,虎標雲南七子餅普洱茶從全球近3000件優秀作品中脫穎而出,獲金點設計獎標章(Golden Pin Design Award) 殊榮,並有機會角逐金點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獎(Best of Golden Pin Design Award)”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茶的本真,應在於本心,虎標普洱茶品的包裝,在年代感和簡約風中找到了自己的敘述語言。市場上不乏精美繁復的茶葉包裝,或金光炫目,或層層套嵌,甚至不乏使用名貴木料充作包裝外盒。越來越復雜的茶葉包裝,與倡導回歸本性的茶文化背道而馳,包裝變味成了整個商品溢價的基礎,動輒叫出驚人的天價。這樣變了意味的茶逐漸遠離了我們的生活,令真正喜歡茶的朋友望而卻步。
 
          中國茶文化傳承千年,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。中國茶道倡導的廉、美、和、敬,早已融入沸騰的滾水、沏成壹盞香茗,滋潤著中國人的身心。上至高官顯爵,下至平民百姓,最快樂的時光難道不是至親好友圍坐壹起喝茶聊天嗎?
 
  時尚常變而風格永存,延續港銷茶的魅力,回歸自然質樸的茶味本真,這是虎標普洱茶包裝設計的初衷。瓦楞紙和白棉紙——能讓茶餅自由呼吸的常用紙材,用可降解的大豆油墨進行彩色印刷,呈現出濃墨重彩而又簡樸純粹的感觀印象。“秉承傳統,天然至上”是虎標的品牌格言,在這餅普洱茶上得到了完美的詮釋。
 
  壹餅熟普,用中國傳統手繪紋樣描繪在白棉紙上,根據茶品等級分為 “宮廷系列”“金芽系列”“經典系列”,不同等級搭配不同配色,宮廷絳紫,金芽海綠,經典赭石三色主色,搭配赭黃,靛青三色配色,恰如壹張國畫重彩,厚中生津,染不露痕,深淺自然。
 
  歲月殘破的線條細節貫穿點綴其中,特殊的中英文文字交疊,簡潔樸素的包裹,接近自然的本真,營造出獨特的文化雜糅的香港風格,詼諧且凝重的作品布置了壹種新形勢的品牌崛起,是香港普洱茶文化通往世界的窗口,把不同時空串連在壹起,變成了壹個鐫刻的記憶。
 
         這是壹部港式茶樓回憶錄。撕開時光的篇章,那是1990年的香港,歷史數軸上不起眼的壹年。上環水坑口街車水馬龍,街角那家早茶店熱鬧非凡,釅釅壹廬茶,蓋碗茶裏壹泡普洱,就著芝麻核桃、晶瑩筍尖鮮蝦餃、玫瑰豉油雞、奶黃鳳梨芝麻棗開始了壹天的清晨。在老茶客煙霧繚繞的相談甚歡中勾連起往事的某些片段,壹如歷史的織物上鑲綴的寶石,他們有著與生俱來的吸引力,同時也不倦的牽扯這社會發展的脈絡。
 
        撫摸著瓦楞紙深深淺淺的線條,仿若穿梭30年時光脈絡,這個風華正茂,歲月流金的城市,只有時光的痕跡似有似無,明暗相間。他們忙碌的穿梭在鋼鐵森林中,不變的,只有壹盞普洱茶,讓時間停下來,倒流回過去的香港。
 
 
        虎標普洱茶,承襲上世紀70年代末期昆明茶廠渥堆工藝技巧,堪稱港銷茶的精髓,以全新設計創作壹個新的記憶情境,去記錄壹個去記憶化的時空世界,和已然動搖的審美形式,新普洱茶文化的崛起,通往世界與之交融。在虎標的普洱世界裏,茶不再是陽春白雪孤寂於世的產物,而是呼朋喚友,人與人在街邊巷尾的親切與熱情。

陳香無言,還原時間的原味
        清末民初的浙江博雅之士柴小梵在《梵天廬叢錄》裏說:“普洱茶產雲南普洱山,性溫味厚,壩夷所種,蒸制以竹箬成團裹,產易武、倚邦者尤佳,價等兼金。品茶者謂普洱之比龍井,猶少陵之比淵明,識者韙之。”
 
         南國有嘉木,而嘉木就藏於高山峻嶺中,古人雲”而世之奇偉、瑰怪,非常之觀,常在於險遠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誌者不能至也。“美景如此,生態環境也是極好,清澈的空氣與雨水,有足夠的空間讓茶樹自然生長。為覓得好茶,需前往雲南極險之地——被稱為天下第壹倉的臨滄。這裏,終年雲霧繚繞,連綿的山脈阻擋寒流。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,這裏的珍寶才為世界所知曉,是香港人趨之若鶩的壹杯早茶打開讓世界認知的路。

 
          虎標普洱茶只選擇頭采春尖,這樣的茶,柔嫩更鮮醇。而頭采的茶青極易喪失風味,嫩葉需要盡快處理,在日光下自然攤晾,等待時間造就神奇的轉化。要達到理想的茶口感,拼配才是達到後續發酵梯級轉化的神來之筆。
 
          上世界七八十年昆明茶廠研發的渥堆工藝將港銷普洱推至巔峰之處。虎標普洱茶由普洱茶發酵渥堆工藝的傳承人、昆明茶廠廠長譚梅大師,取材猛庫、永德、滄源所產茶青,妙手拼配而來,融猛庫茶滋味之濃厚、永德茶香氣之獨特、滄源茶醇韻而甜美,以壹個協調的黃金比例融合,金芽顯露,馥郁持久,口感醇厚,成就其鼎元滋味。這才是聞名於世港銷茶的味道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 壹餅極品普洱熟茶,要歷經采茶青—萎雕—殺青—揉撚—曬青—渥堆—晾幹—篩選分級—緊壓成型包裝九道工序,要做到餅型周正,壓制松緊適度,黃金芽頭布滿實為難事。虎標每壹道工序制茶師都來自於原昆明茶廠核心技術人員,擁有數十年的制茶經驗,譚梅大師親自全程把控,精確掌握每壹個影響茶口味的細節,堪稱臻乎極致。
 
 
         對追求茶味的香港人來說,千人千味,也許喝到壹杯對味的茶湯就是最美好不過的事情了,但是純正的港銷普洱壹定是虎標普洱,湯色褐紅透亮,茶香幹凈純正,茶湯入口純和柔順,厚度綿長,米香與果脯的甜香交融其中。湯感細膩,甜潤爽口。飲後回甘明顯,生津徐緩持久,回味有果甜香溢出,媲美羅漢果的甘甜香。
 
  以茶觀人生,人生如茶,精彩或落寞,在於我們能否經得住艱難和苦悶,耐得住高溫和層層考驗,走到最後就是壹款好茶,壹個精彩人生。
 
  虎標普洱,陳香千年,壹啜生風。最讓人迷戀又最難抓住的香,透入骨髓,記憶永存。
 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西安虎标茶果土产食品有限公司 Www.tigermark.hk 版权所有 

繁简体转化

关闭

客户服务热线
029-88313171




扫描二维码